• 远方来信  

    菲利普 ·布思

                                                                      “就我而言,对于每一个作家,

                                                                       都希望他迟早能简单而诚恳地

                                                                       写出自己的生活…… 要写得像是

                                                                       他从远方寄给亲人似的;因为

                                                                       如果一个人生活得诚恳,我想

                                                                       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亨利,我的远房亲戚,

    我住在半途,

    是一个机场和你的池塘之间的半途,

    住在一个按揭的房子里,

    房款付到半途。在超越的陆地上,

    从寒冷的山脉和早临的黄昏往南面来,

    我们获得两英亩不平坦的土地。

    现在我一个人,坐在我的桦木板书桌前。

    从宽大的新窗子望出去,看到一英亩地:

    我妻子正砍下灌木,两个小姑娘都在冒险

    爬苹果树。草地那边,

    是赤杨树的湿地,还有尚未变绿的花楸林,

    两架震耳欲聋的喷气式飞机比它们的影子飞得还快。

    我们不往天上看。松树上一只蜡嘴雀

    正啄弄着翅膀内侧,害羞的雌雉鸡放弃了

    它小口啄过的漆树,来吃我们撒落的谷粒。

    我们也和兔子一起,共同分享这不确定的生活;

    并不平静,也不绝望,我们按照

    一个人生活的方式和最笃定的信仰

    来衡量他。

    我是半个教师,一周里一半时间砍大风刮倒的树

    为了木柴,一半时间加工词句。


    隔了快两年半的时间,硬着头皮把这首诗译出来吧。

  •  

    “我对于每一个作家,都要求他迟早能简单而诚恳地写出自己的生活,要写得像是他从远方寄给亲人似的;因为如果一个人生活得诚恳,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梭罗《瓦尔登湖》)

    结果菲利普·布思真的按梭罗的要求写了一封信,他真是个实心眼的人,但更重要的,他自信能够“简单而诚恳写出自己的生活”。他离梭罗并不远,他住在一个飞机场和那著名的小池塘中间。

     

    Letter from a distant land

    Philip Booth

                      I, on my side, require of every writer,

                      First or last, a simple and sincere account

                     Of his own life…some such account as

                     He would send to his kindred from a dis-

                     Tant land; for if he has lived sincerely, it

                     Must have been in a distant land to me.


    Henry, my distant kin,

    I live halfway,

    Halfway between an airfield and your pond,

    Halfway within the house I moved to buy

    by borrowing. On transcendental ground,

    come south from colder hills and early dusk,

    we claim two acres of uneven land.

    Alone now, sitting at my birch-plank desk.

    I see an acre out these wide new windows:

    my wife cuts brush, two small girls both risk

    a foot in appletrees. Across the meadows,

    the alder swamp, an ash grove not yet green,

    a deafening pair of jets outrace their shadows.

    We do not look up. A grosbeak in the pine

    pecks under wing, the shy hen pheasant leaves

    her nibbled sumac for our scattered grain.

    With rabbits, too, we share uncertain lives;

    not quiet or desperate, we measure man

    by how he lives and what he most believes.

    I am half teacher, half-week chopping blow-down

    for our fire, half-time professing words

     

  •       以前译的,今天一看好多错,汗。想来初读时兴奋过度,连有的字词还没看清就轰轰烈烈下笔,其实是半译半写,结果辜负了诗人,舒服了自己。修改版读起来似乎不如一版流畅写意,但是准确。现在我的原则是准确。

     

    怎样看到鹿

    Philip Booth

     

    忘掉路边穿越。

    去哪儿都别带枪。

    孤独而匮乏,

     

    自己走另一条路。或者

    留下,早起:

    然后在密林边

     

    占据老樱桃园。

    林中空地都有指望。

    日出很好,

     

    还有日出前的雾。

    不要刻意期盼;

    慢慢找到运气。

     

    等风吹落果实再动。

    好整以暇

    学习识别蕨类;

     

    模仿乌龟:

    下坡到缓缓的水流。

    在苍鹭的教导下,

     

    畅饮纯粹的静谧。

    让风作你的指南。

    如果你颤抖像白杨

     

    相信你灵敏的天性:

    让耳朵教你

    朝哪个方向聆听。

     

    你渐渐呈现出

    保护色来;现在

    颜色适应了

     

    你眼中新的形状。

    到现在你终于学会了

    在不等待中等待;

     

    就像黄昏时分

    细察光线暗沉。

    轮廓分明

     

    万物渐趋稳定。要

    处处留心。看

    你所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