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9-02

    8.12. 在万圣听菊子讲瓦尔登湖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nisdown-logs/337012485.html

    万圣书园少有活动,突然有,还是豆友菊子(杜先菊)来谈她翻译的《瓦尔登湖》注疏本,怎能不去。于是阿里带着哥儿俩奔赴羽毛球馆,我背着厚厚的注疏本往成府路去。

    多亏早到,已经变成二楼书店的万圣,咖啡馆里的空间也逼仄许多。但这样一来,我离菊子和主持人(书店老伴刘苏里先生本尊啊!)只隔一排椅子,旁边就坐着老板娘醒客张,心里太美。

    菊子长发过肩,高挑身材,旗袍真合她身。她在北大的老同学也来了几个,手捧鲜花,架势隆重。活动还没开始,我跟其中一个老同学聊起来,她说菊子读书的时侯就是才女,文笔了得。我说:她的译笔也很优美。老同学说:你去看她自己写的文章,更好。

    从菊子的开场白中,我才了解到她深厚的学术积淀,北大80级国际政治,读博期间专攻以色列研究,论文写中以建交。她说:一提到中东,以色列问题,大家都只看到战火纷飞,而我偏不写这个,我写中国和以色列这两个相去甚远的国家,是怎么一步步建立外交,我写和平。菊子是武汉人,我认识的武汉人都有种爽利干练,个性鲜明。菊子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

    说回到《瓦尔登湖》注疏本的翻译过程,菊子讲她在最接近中国官僚文化统治的高科技公司忙碌工作之余,每天晚睡早起的那几个时辰,专心译书,那自由的时空如同自己撑开的一个小帐篷,虽然小小一方,却是最好的重归自我的时光。每个译书的时刻,都是把自己从公司文化和体制中偷出来的时刻。她还是一个有两个儿子的母亲。

    苏里先生说:万圣一直以来有两本书卖得最好,长销不衰。一是1984,二就是瓦尔登湖。我希望注疏本也长销不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学话期 2016-09-02
    野物出没 2016-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