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28

    6月22日 诺曼在中国的后半生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nisdown-logs/336993989.html

    七十七岁上,诺曼终于从北外光荣退休了。人生的后半程他都是在中国渡过的,贡献给大学英语教育。他说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中国时,自己还不可避免地带着成见,觉得每一个中国人都是“funny little Chairman Maoists”,都是“Communists”. 但很快就从热闹非凡的饭局上发现,“they are actually anarchists”,而且“incredibly noisy and happy”。

    后来他教部长班,本想推辞,“teachers and politicians do not like each other.” 去了以后与那些副省长们朝夕相处(晚上如有需要也得解答问题),三个月后,他也发现他们是真的“nice, diligent”,深感荣幸自己与一群管理中国的人共处。

    我记得他那篇发表在《中国日报》英文版上的文章,记得那种赞美的真诚语气。

    他也回忆起九十年代北外老师还没有汽车,大家住在条件有限的学校公寓里。他和同事们一起打网球,喝啤酒,也经过封锁的非典时期。后来不少老师陆续搬出,开着崭新光亮的汽车,回到他们崭新光亮的家中。西院的网球场也成了停车场。这番话说得令人动容。他比我们中的很多都更热爱这个小小的校园。

    诺曼的告别致辞结尾是:Thank you, Beiwai. Thank you, China. 我们大力鼓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5月9日 新红 2016-06-28
    森林在歌唱 2010-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