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6-18

    惶惑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nisdown-logs/271693805.html

    这样的时代,出书及之后的宣传传播是令人惶惑的事。写博客本是手写我心的真挚,水到渠成的自然,结集出成书,握在手里精致美好的一小卷,却感觉不再属于自己了,如果还要因此跟人谈论解释说明,就更是生硬滑稽。但,还是用我的编辑老余的话来开导自己:都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嘛。

    可是有年轻的记者,就着好的立意和主题,前来采访,却前不做功课,后不做审校,基本事实张冠李戴着就出炉了,付印了,一谬千里。我也是老师当久了,特别不能忍受粗率潦草的态度。如果我去采访一个写作者,先读完他/她的作品难道不是最起码的准备?

    我最欣赏的《南方人物周刊》主笔李宗陶,在采访手记里写到:“我记得交稿给对方‘看一下’——这是一个好习惯,不代表你不能独立写作;假如你立得住,会得到相应的尊重和有益的指点。” 阿里教新闻写作,不知他会不会告诉学生,以后如果采访人物,这是个极好的习惯。

    一书在手,怀念起在新浪读书沙龙写帖灌水的论坛时代,接着是和文气相投的博友殷勤互访的博客时代。俱往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蝌蚪的家 2012-06-18
    L'heure d'été 2010-06-18

    评论

  • 是呀,大概也是主笔或首席的待遇,普通记者还是要以发稿量来计酬维生。以前南方周末的南香红也是,一年写为数不多的几个大特稿,像《野马归来》,一头扎下去好几个月去采访调查。
    回复cleverou说:
    记者一定在心里用鲍勃迪伦的调子唱着:一个人要发过多少篇稿,才能成为一个首席?
    2014-06-23 16:24:18
  • 原来南方报业有这样的制度,难怪出优质报道。
  • 我也很喜欢李宗陶的文字,她的认真堪称业界良心,采访一个人,至少要准备数月,几乎看完对方的著作才动笔准备提纲。南方报系给优秀记者这么宽松的空间而不以稿件数量来考核也是可赞的。
    回复cleverou说:
    我看她那本《思虑中国》,采访的个个都是大家,而提问专业,是做了多少沉甸甸的功课啊。
    2014-06-22 22: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