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14

    微博花事 - [草木篇]

    Tag:

    2015.2.16.
    阿里说起广州的春节,家家逛花市,手持大枝花朵的红火烂漫,才最有节日气氛。等小娃大了哪年我们也去广州过一个年。此时的北京,我只看到金银花吐出了绿芽,柳条泛起鹅黄,而隔壁小区里一株灰头土脸的狗牙腊梅真是暗淡啊,每次经过我都替她郁闷。山桃倒是已经花苞满枝了,小而坚实,蕴藏了无限希望。

    2015.3.9.
    北风送来了蓝天和迎春花(迎春花心想:任是北风也动人?!)。开败的迎春花颜色变得苍白,乍一看以为有两色花。小区里的山桃树都横遭腰斩,新抽的枝条细长,开花很少。连翘零星地开了几朵。不忍拍照。最有活力的是幼儿园的孩子,在冷风中,在阳光下,拍球、奔跑。

    2015.3.13.
    上午在逸夫楼听了一小时外教的美国文学,下楼来发现花坛里新栽的“洋牡丹”,学名是花毛茛,都已初绽笑颜,每一株都是好颜色。另外今天所见,已经开花的有阿语楼前的玉兰,英院花园里的白山桃,主楼后门的迎春。#花情汇报#

    2015.3.24.
    二月蓝都开了!又看到这些浅紫色的小花,脑海里就一句话:你好哇,二月蓝。好像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每一封情书的开头。

    2015.3.28.
    这二年来变成了小学生,每个春天都按照阿蒙的帖子认真地识花。于是现在看到一棵蔷薇科植物开花,就细细地瞅:花萼是否外翻啦,花梗多长啦,就差掀开花瓣看私密部位了。家门口这棵红叶李,倒是一直知道的,嫩叶确实是绿中泛红。特意拍了花萼,还有被阿蒙称为“女巫扫把”的树型。

    2015.3.31.
    三教旁边的丁香。果真愈雨愈香,还好植株不那么密集。新叶直接从老干上发出,新叶如花。这时节最喜欢在课间望向窗外,明丽的紫,光洁的白,树下是开满二月蓝的野草地,流浪猫咪已在这块闲适的角落安家。

    2015.4.5.
    楼下的废高尔夫球场现在是净空区,也许还是规划中的绿地和休闲公园。经过一个枯黄萧瑟的漫长冬天,这里焕发的生机令人无比欣喜。那一棵灼灼的桃花不知是何时栽下的,我竟不记得往年见过。二月蓝有了紫白相间的自然杂交品种。最开心的是如约见到那片紫艳艳的早开堇菜,我知道它们会一年一年越发壮观,虽然旧手机依然照不出正宗的堇紫色,要调成岁月模式,色调方才接近。

    周末去北京植物园,南门进去,拣直走,看到极柔美的园艺品种“照手姬”(Prunus persica 'Terutehime'),只开了一两朵。还有粉红的“照手桃”(Prunus persica 'Teruteshiro),也只开了一朵,直恨自己来早了。北园的物候足足晚半个月啊。

    2015.4.12.
    一夜春雷,雨声淅沥,让人舍不得睡。四月就来阵雨,我有点迷惑。早起有考务,去学校的路上看云看树,蓝天在云后面。槐树和洋白蜡是慢性子,才刚吐绿。西府海棠的花瓣落了一地。逸夫楼前的日本红枫,新叶比老叶还鲜艳。倒春寒延长了花期,黄玉兰还没谢,红碧桃正盛。

    2015.4.20.
    几天没来学校,风景已然不同。难得的一个悠闲午后,满目新绿,池塘水潺潺,一支黄菖蒲已经开花了。春天就快过去了吗?

    花毛茛也被毛地黄取而代之,毛地黄的英文俗名是foxglove,狐狸手套,是当年读哪个短篇小说学到的花名,这样趣怪的俗名一见就记住了。某年跟着迪安在美国旅行的时候,又是哪一段路边开着很多高高的白色粉色紫色花穗。毛地黄。现在我知道它的管状花内部的棕色斑点是为了吸引传粉昆虫深入,蜂鸟偶尔也来。

    2015.4.26.
    酢浆草星星点点的黄花令小男生格外激动,他忙着用自己的水杯给野花解渴。

    2015.4.28.
    德语楼也是要拆掉的吧,到时这些洋槐和金银木都会消失。中午站在这里,金银木的花和洋槐花香气溶在一起,分外甜蜜。棣棠的金黄花多已萎谢,一直忘了给它留影。

    2015.5.7.
    昨日已然立夏。最近记忆力愈发衰退,总是不记得锦带花的名字,为什么遗忘从名词开始,是因为我们最初认识的就是名词吗?一岁半小男生每天对着各种图画指指点点,示意我告之以名。

    2015.5.12.
    今天在逸夫楼西侧看见一棵白皮松,竟然是红橙青灰的树皮,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花粉过敏客告诉我今日主要致敏植物花期状态,植物园的白皮松已是末花期,北海的白皮松已是衰败期。这个App主要是我家那位资深过敏客在用,我跟着下载了一个,当物候记录看,学认植物,都很有意思。

    2015.5.13.
    某年在南园初见猥实,一树繁花芳香,印象深刻的还有花筒内部的橙色斑纹,给小花添了些俏皮。这个有反犬旁汉字的花名也一下就记住了。这几天在英院楼下花园里又见猥实,想起去查名字来源,原来是果实密被刚毛仿佛刺猬。再去拍花时就给毛茸球一个特写,这个夏天我要追看它怎么变成刺猬。

    2015.5.23.
    五月也快过去了呢。这个月认识了芳香雅洁的太平花,颜色变幻叶子阔大的海仙花;还有某种疑似黄山溲疏的五瓣小白花,灵秀不俗。阿蒙说溲疏属的种类很多。东院还有好几树北京丁香,味道浓烈到呛鼻,以前我一直以为这是女贞的香味,今年才发现不是。

    2015.5.24.
    阿里告诉我那是番茄的花,不事稼穑的人有一秒惭愧。楼下阿姨种的枸杞和枣又按时开花了,去年果情很差。今年初夏我很想念西安常见的一种重瓣石榴,因为看到蔻子发的图片,未经允许挪来一用,还望见谅。

    1015.6.20.
    从前不觉得栾树花开有多灿烂,今夏初见简直惊艳。记得它的英文俗名golden rain tree, 果然是一树金黄色的雨!满地落花,无数跳舞的小人。

    2015.6.27.
    半个月来的花事:厚萼凌霄,蜀葵,木槿,紫薇,紫茉莉(晚饭花、洗澡花,种种俗名都是夏天的记忆)。

    7.5.
    “盛夏绿遮眼,此花红满堂”。写的是紫薇。小区园子里红紫粉白好几种颜色同栽,格外明艳。看到繁盛的紫薇,我就明白又到了花事寥寥的酷暑。微博花事告一段落。

  • 2015-07-12

    点滴 - [育儿志]

    Tag:

    有天傍晚我们照例去高尔夫球场散步,阿里抱着成成,闻到他的胳肢窝有清新的黄瓜香,我好奇地凑上去,果然是黄瓜味儿。那可是闷热的、人人都一身汗臭的天气。小孩儿真是干净。想到常常步入一个学生刚刚走空的教室时,冲鼻的人味;假如把三四十个大学生换成学步的孩童,一定也有好闻的味道。

    汽车是“大大”,狗是“狗狗”;鸽子是“鸽”,麻雀、喜鹊也都是“鸽”;猫、马、猪也会说了。葡萄是“萄萄”,香蕉是“蕉蕉”,芒果是“果果”,其他水果也是。水,这么难发的音,他也成功地说过一次。

    桐桐是“哥哥”;同一层的小男孩彻彻比他大半岁,他叫出来略像“臭臭”;邻家的小弟弟是”弟弟“,小妹妹也是,纠正他时还坚持说弟弟,语气很固执;奶奶是“nai(1)nai",邻家的奶奶他也会热情招呼,很讨她们欢心。妈妈爸爸自然是发音标准,有时一连串地叫个没完,我也一连串地”哎“着,很耐烦。杨叶子曾拿毛绒公仔来问成成,这是什么,结果猴子、猩猩、小熊都是妈妈。电梯间里悟空理财的广告上有个圆圆的悟空头,每次见到都喊“妈妈”,让我颇为尴尬。

    这个是“嘀个”,很早就会表示他的选择。问:成成吃饱饱了吗?他会使劲地点一下头:嗯!语气非常肯定。如果问:成成要拉粑粑吗?他就发一个拖长了升调的“嗯——?”,表示否定,略有不耐烦之意。

    精神饱满或开心得意的时侯,走路故意东摇西晃,脚步加重,一跺一跺。从背后看尤其搞笑。

     

  • 2015-05-17

    每天进步一点点 - [育儿志]

    Tag:

    一岁过半。

    今天第一次自己爬下大床,小手拨开卧室门,乐颠颠跑去客厅,对着沙发上的爸爸说一番精灵语,看球睡沙发的爸爸不得不起来冲奶粉,我闭着眼听动静心里窃喜无比,终于可以多睡一会儿了。小朋友从不睡懒觉,七点前一定下床,在此之前都是哼哼唧唧地抗议,叫我起来带他出去。

    昨天开始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还拿着一本小纸板书,对着书喃喃自语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大概是在给自己讲故事。

    最近小朋友很爱黏着我,已经会使抱大腿的招式。这两天抱起他时,他会两腿一屈,好像要夹住我。

    桐桐用慢动作给我们录了一段视频,非常奇妙。最开头和结束前的片刻还是正常速度,突然世界变得缓慢,大家都成了游魂。前一秒低头俯身的阿里,极其缓慢地直起腰来,从镜头前慢慢走开。找不到安抚奶嘴的成成,寻寻觅觅四处悠悠游走,哀怨的小眼神也被放大,稚嫩的童声竟然变做老牛哞哞。

  • 2015-05-09

    感应 - [育儿志]

    Tag:

    夜深了上床去睡,还没躺好,小家伙仿佛酣睡中也有感应,马上翻身向我靠来,有时连翻两下,把我挤到床边。只好费力把他抱起,重新放到大床中间。这是我备觉奇妙的一件事。

     

  • 2015-05-09

    时光

    Tag:

    电影未看先搜花絮大概不是好习惯。有天在出租车上听到张艾嘉又唱《爱的代价》,初版就够干净清澈了,新版本还要更淡泊。(如今碰到一个用电台放歌的司机也不容易,多数都在嘀嘀扰人。)原来是为她导演的新片《念念》重新演绎的。主角梁洛施,对她唯一的印象是《伊莎贝拉》,新片剧照里的她,脸孔依然光洁,只是平静又沧桑。

    而张艾嘉的导演生涯都快三十年了呢。我却还总是记得《饮食男女》里她演的单亲妈妈,蒙郎雄演的老父亲照顾,日久生情;最终家宴上宣布消息,惊吓了一桌亲人。她有一种坚毅,非常大气,同时又温柔婉约。

    这个片子都有她们的影子,这些坚韧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