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6-09-02

    学话期 - [育儿志]

    Tag:

    妈妈:你爬得好快,像一个…猴猴。
    成成:不是,我爬得像一个七星瓢虫。

    爸爸:我想喝一杯杨梅酒。
    成成:啊哈,我想喝。
    爸爸:酒辣辣。
    成成:我很想喝。

    妈妈搭完积木高楼,成成(充满期待地):我能破坏吗?

    成成玩拖拉机:苹果来喽,核已经削掉了,你吃吗?拖拉机运苹果是童书里的情境,核削掉了是日常。

    蹲在那里很认真地问乖乖狗狗:你会跳广场舞吗?

    爸爸是坏蛋第一。

    睡觉时喜欢拉着我手。说:我很想和你拉手。

    挖沙子时,说要尿尿,带他到树坑边,帮他把裤子拉低。头一回,说:你走吧,我自己可以。

    看凯文那本书吧?
    哪本凯文?
    就是凯文!
    凯文干什么的?
    凯文和娘。
    凯文和娘?哪有这本书?
    就是凯文和娘!开始激动了。跑去茶几。
    我反映过来娘是狼,是中午讲的老狼几点了。翻开来,明明是劳伦。

    睡前话不停:

    有一天呀,天黑了,我们去阿阿阿扑球场的时候呀,看见一个桔桔色的大蜗牛。

    姥姥讲皮特猫啊,说成衰纽扣,妈妈说不对,应该是帅。

    我想和奶奶玩拉手手转圈圈了。(奶奶已回老家一个月整)

    很久没有看到思思大姐姐了。
    很久没有看到可欣妹妹了。
    很久没有看到浩浩哥哥爷爷了。

  • 2015-09-05

    成成在西安,和我 - [育儿志]

    Tag:

    8月8日

    早上出门就遇见一只戴胜,落在几步开外,成成直呼“看看”,偏要拉着我的手走近。戴胜展开黑白花的翅膀飞到密密的草丛中去了。傍晚的访客是珠颈斑鸠,咕咕地低语。老家属院树高草深,就是毒蚊也多,被叮的包成了红肿硬块,久久不消。我们去医务室开了季德胜蛇药片。

    8月9日 阵雨过后,我们去踩水。姐姐家楼下所得:蛇莓黄色的小五瓣花和红色浆果,大朵的镶白边的牵牛花。还有此地常见的某种蜗牛,和我在北京见的壳子不一样,这种更圆锥,北京的则像陀螺。在湿的地上它们简直在滑行呢。每天在外“野游”,我和碎娃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就是花花果果虫虫牛牛,以及粑粑。

    8月13日 昨日雨后巧遇一只壁虎,感觉多年没见过了。一受惊马上自断尾巴,尾巴扭来扭去。很想告诉它其实不用这么着急自保。一片柿叶现出最妩媚的粉红色。 上次还看见一只感觉脱壳未久的蝉,身体还是青绿色调,个头也小,一只翅膀似乎还未完全展开。它在法国梧桐树下吱吱地叫,我用扇子托着它给成成看,说这是知了,它在扇子上旋转,未几腾地飞起,成成很紧张。他还不太能接受这些大型昆虫,大概只有小小的蚂蚁才是他心目中的虫虫。

    8月16日 明年假期我们再来,继续游走在这夏日的老校园。皂荚、洋槐和悬铃木,它们的老眼每天都看到小小的你,把捡到的棍棍叶叶树皮石子一一递给我,蹲在地上观察蚂蚁,在水池边邂逅蜻蜓。你晒得黝黑黝黑,但小腿结实,肌肉紧紧,涂着味道怪怪的蛇药水。

  • 2015-07-12

    点滴 - [育儿志]

    Tag:

    有天傍晚我们照例去高尔夫球场散步,阿里抱着成成,闻到他的胳肢窝有清新的黄瓜香,我好奇地凑上去,果然是黄瓜味儿。那可是闷热的、人人都一身汗臭的天气。小孩儿真是干净。想到常常步入一个学生刚刚走空的教室时,冲鼻的人味;假如把三四十个大学生换成学步的孩童,一定也有好闻的味道。

    汽车是“大大”,狗是“狗狗”;鸽子是“鸽”,麻雀、喜鹊也都是“鸽”;猫、马、猪也会说了。葡萄是“萄萄”,香蕉是“蕉蕉”,芒果是“果果”,其他水果也是。水,这么难发的音,他也成功地说过一次。

    桐桐是“哥哥”;同一层的小男孩彻彻比他大半岁,他叫出来略像“臭臭”;邻家的小弟弟是”弟弟“,小妹妹也是,纠正他时还坚持说弟弟,语气很固执;奶奶是“nai(1)nai",邻家的奶奶他也会热情招呼,很讨她们欢心。妈妈爸爸自然是发音标准,有时一连串地叫个没完,我也一连串地”哎“着,很耐烦。杨叶子曾拿毛绒公仔来问成成,这是什么,结果猴子、猩猩、小熊都是妈妈。电梯间里悟空理财的广告上有个圆圆的悟空头,每次见到都喊“妈妈”,让我颇为尴尬。

    这个是“嘀个”,很早就会表示他的选择。问:成成吃饱饱了吗?他会使劲地点一下头:嗯!语气非常肯定。如果问:成成要拉粑粑吗?他就发一个拖长了升调的“嗯——?”,表示否定,略有不耐烦之意。

    精神饱满或开心得意的时侯,走路故意东摇西晃,脚步加重,一跺一跺。从背后看尤其搞笑。